与家人沟通

过完年也半个月了,我爸开始担心我了。

见我有在写东西,以为我打算从事在家写作的工作。

他跟我说,还是要出去工作,不要一直在家里。

我当然不是这么想的。

但我没有跟他说我的想法。

“你米理啦。”

他生气了。

“要沟通先得咖!成日都係咁!”

我确实很少跟家里人说自己的事情。

敷衍过去之后,我就开始思考……


爱吗?毫无疑问的。

外显吗?不。

不禁想起前领导那次说我虚伪:“你说得好像很关心那些员工,你行为上呢?我们组同事不上班了,你有问候一句吗?”

这两个字我想我会记住很久很久。

肯定是很反感的,但她的论据没有错。

不管我实际有没有,我是不擅长的,特别在这个组里面。

跟家人都是这样,何况跟外人。

我确实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。


以前我的想法是:

高中及以前的生活,我都好好的。

高三的事情,让我不敢太过投入在任何一种关系里面。

以为挚友,反插一刀。

我记性真的不好,不是一个记仇的人。

只是在这件事上,我还未曾得到过一句抱歉。

如果他来找我,我想我会乐于和解的。

我幻想到我们两个人靠在栏杆上吹水,轻描淡写地说起这件事,然后就过去了,当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但是,到头来,是我去找他。

联想到我知道真相那天早上……

我感觉自己不仅被抛弃,还被嫌弃。

挺难受的。

只是直到现在,我都没有意识到这件事能带给我如此巨大的改变。

到底是没有改变,抑或改变了但自己感知不到。


后来想想,可能还有更深一层的解释。

高中及以前都没有表现出问题,是因为同班制度,彼此每天相见,容易产生联系与感情。

没有隔阂。

而之前跟长辈,哪怕是亲戚,都很难沟通。

饭桌上,基本很少说话。

I'm the Listenning Type.

只能这样安慰自己。


大概与成长的环境有关吧。

小时候,父母总爱说这样一句话:我哋两个就帮你唔到。

所以他们基本不管我。

不过,也经常挨打。

只是很多事情,都是自己去思考,自己去决定。

没有人帮我。

不对,是我不知道能找谁。

就只能收收埋埋。

我觉得我内心是一个很话唠的人。

但壳太厚了,进不去,出不来。

哪怕是对女朋友也是这样。

因此每每到了一定程度,我就会莫名感到烦躁不安。


谎话说得太多。

面具戴得太多。